欢迎来到腾飞在美国!请 登陆 注册
[热点]

评论《耶鲁教授揭藤校富贵病“, 视角/观点:评论《耶鲁教授揭藤 一点想法:读SAT满分孩子因名校 2014年11月中国行 深秋中国行-一点体会

热点资讯

评论《耶鲁教授揭藤校富贵病“,自恋,高额学费》

发布时间:2017-07-10 16:15

这是我昨天在朋友圈发的一段评论,稍作整理,记录在此。

一早朋友转来一篇文章《耶鲁教授揭藤校富贵病,自恋,高额学费》,想问问我的看法。随后又在朋友圈里看到人转发的。读完第一反应是不知有多少观点是这篇文章作者自己的,又有多少是耶鲁教授的,文章标题显然强调了关键词耶鲁和藤校。今天重看才注意到,这篇文章也不是作者原创,在文章的最后有小字:(本文系转载,from 澎湃新闻)。

 

在中美两地生活工作这么多年以来,慢慢形成了三个害怕,一怕见人stereotyping people, 模式化人群,好比有人碰到一个不好的河南人,就愤怒地说他马的河南没好人,一杆子打翻一船人。其实他自己最好的朋友可能就是河南人。一怕见人不左就右,只有对立,没有共存,这好那就一定不好,那好这就一定不行。非常决绝。其实无论藤校,其他名校包括私立的公立的,或是大面上的公私立大学,都是不同类型的选择而已。 举个例子,藤校不一定比其他私立大学更贵,一般来讲,藤校是比一般公立大学学费要贵,但公立又分本州学生和外州学生,外州学生的学费也不便宜。 另外对于藤校来讲,学费并不是他们的主要经济来源,主要还是靠捐款,他们对于发现人才和建立名声尤其在意。有几所学校有明确规定,一旦选上,不会让你因为经济原因上不了学。如果学费是你最重要的考虑,显然简单地用是不是藤校来划分大学,指导自己的决定可能并不妥。三怕见只有论点,没有论据,或论据只是零散的点, 一块一块的板砖往外扔,总有一块儿能砸对人,或是论据扔出来了,但并不真的支持论点。随便举几个例子,作者指出藤校学生通过颜色,标识和球队来彰显身份,并以此作为名校教育让人和现实脱节的论据。我感到很奇怪,难道作者不知道对体育的爱好是美国很多大学和普通老百姓的共同特点,比如宾州立大学,康州大学,明州大学,都是公立大学但又有很强大的运动队,只要体育不错的大学都通过颜色,球队和标识来展示自己对自己学校的热爱,school pride, 跟藤校不藤校没有什么关系。有趣的是作者的下一个论据是他/她当年参加北大的一个读书群的个人体验,用这个论据来证明美国藤校与现实脱节的论点。这,这,这,无语……

 

其实无论藤校,名校(公立大学中也有“名”校),还是普通的公立私立大学,都是一种选择。归根结底,第一件要做的事还是了解自己,了解自己的兴趣爱好所在,能力所在,作自己喜欢的事,容易事半功倍,反之,努力之下,很多事也不是做不到,但事倍功半。福音是很多时候我们喜欢做的事恰恰是我们做得好的事,这样就是一个正面的良性循环。读大学只是人成长发展道路上的一段,甚至也不是必然的一段,但也绝对不是终点。读大学好比从AB点,有人走陆路,有人抄水路,会开车的就开车,自己有船的就开船,有的着急搞快点,有的看风景开慢点。 虽然美国的教育体系有它自己的问题,但确实为学生们提供了很多选项,千万不要还没出发就凭想象把一些不错的选项去掉,既不要神化,也不要妖魔化。先了解自己,再了解学校,拉下来的最初名单最好包括几类及不同难易程度的学校,做了进一步了解后再减。或是等拿到几个录取通知书后再选也不迟。B点不是终点,后面还有CDEFG呢,虽然每一步都要尽量用心地走好,但人生不是一步,而是一个旅程(a journey)。还记得投行老大高盛的CEO本科读的是社区大学,后来才去了哈佛法学院。先走起。

公众号:SoarInUSA-Shirley
微信号:SoarInUSA



本文系转载,from 澎湃新闻

”耶鲁教授揭藤校"富贵病":自恋 高额学费

 

常春藤学校之间有什么区别?毕业于哥伦比亚、任教于耶鲁的德雷谢维奇在新近出版的《优秀的绵羊》一书中表示,这些学校的排名,今年上几名,明年下几名,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多大影响。但“自恋”和高额的学费,倒是一个通病。

 

在美国我发现,追求上常春藤的华人家长很多。常春藤学校是指布朗大学、哥伦比亚大学、康奈尔大学、达特茅斯学院、哈佛大学、普林斯顿大学、宾夕法尼亚大学和耶鲁大学。这八所大学都在美国东北。其他很多地方也有一些名校,如德州的莱斯大学、加州的斯坦福大学、佐治亚的埃默里大学,它们却不是藤校。为什么藤校都在东北呢?因为“常春藤”本来是美国大学体育联盟的东北分区而已。到如今,这些学校更以学术闻名。上了常春藤学校家长有面子,有时候藤妈藤爸们冲着这些学校的要求,缺什么补什么,一路拖着拉着让他们上的。据说有不少孩子上了藤校之后读得很吃力,有的很忧郁。

 

这些常春藤学校到底好在哪里?它们之间又有什么区别?有人曾问耶鲁大学英文教授威廉·德雷谢维奇(William Deresiewicz)上哈佛、斯坦福还是耶鲁比较好?毕业于哥伦比亚、任教于耶鲁的德雷谢维奇在新近出版的《优秀的绵羊》(Excellent Sheep:the miseducation of the American Elite and the Way to a Meaningful Life)一书中反问:“你喜欢深红色、鲜红色,还是宝蓝色?”这三种颜色分别是这三个学校的标识颜色。意思是说,这些学校除了这些颜色,其实大同小异。它们相互之间的排名,今年上几名,明年下几名,其实根本没有什么多大影响。

 

名校的教育,让人变得和现实脱节

 

除了在同一体育联盟分区内,知名度比较高之外,这些藤校的还有个共同点,是比较自恋。这些学校通过无所不在的颜色、标识和球队、社团活动,彰显各自身份。虽然这些藤校外表上有特色,但在内里,都被作者视作失去了灵魂的地方。在这里就读的学生没有使命和目标感,自我膨胀、自我中心、自以为是。国内也是这样,我曾加入一读书群,发现群里有位北大毕业的学生自我膨胀到目中无人的地步,除了自己的粗鲁自己看不到之外,别的好像什么都知道。这样的名校生,作者轻蔑地称之为“优越感爆棚的小王八”(entitled little shit),他们出现的地方,他人敬而远之,最后他们的圈子开始同质化,成了大家互相拍肩膀的哥们俱乐部,这对他们发展不利。没有这些标签的人,在人生道路上攻城略地,方方面面成就自己。有一些藤校生一辈子最大的成就,可能只是上过某藤校。

 

上藤校的人,熟悉的是一套适合在藤校成功的套路。他们一路学习成绩拿A,参与各种社会活动,彰显自己的“领导力”,或扩大“社交网络”,忙得团团转,但是没有发自内心的参与。此前的申请阶段,也按照这种方法预备。他们参与各种课外活动,蜻蜓点水地去做“义工”。按照名校的要求逐项打勾完成,好比是在完成某个游戏。作者的同事、“虎妈”蔡美儿,就对这套游戏的规则了如指掌,并按这规则培养孩子。她说自己用的是中国教育方法,但作者一语道破天机,说这其实是美国中上阶层培养的方法而已。中国教育方法躺着中枪而已。虎妈非常反感自己婆婆那种宽松、鼓励式的“美国教育”方法,但她婆婆培养出来的杰德·鲁本菲尔德(Jed Rubenfeld)极其优秀,是美国著名宪法专家、耶鲁大学法学教授,还是一个小说家。蔡美儿选择嫁给了他,无意中是接受了她婆婆教育方法的产物。

 

上了藤校的学生“优秀”惯了,升学后会选择比较稳妥的、保证能拿A的课程,而不去费劲寻找真正值得学习、但有可能拿不到好成绩的课程。这就成了“好学校糟蹋教育”(Schooling gets in the way of education)的局面。藤校学生“输不起”。这种心态,使得人的思维以后会长时期受到束缚。在中国社会游戏规则和学校还不尽相同,此问题更突出。名校毕业的学生思维,不适合他们玩剑走偏锋的游戏,最后名校生往往是在给那些杂牌学校的毕业生、甚至初高中毕业生打工。

 

名校的教育,让人变得和现实脱节。作者三十五岁那年,家里叫来一个水管修理工,他突然发现和这人没法说话,连几分钟的家常都聊不起来。多年的精英教育,让他和社会严重脱节。而在政坛这种现象更普遍。竞选美国总统的戈尔和克里,分别毕业于哈佛和耶鲁,但是却没法和广大选民有效沟通。这个现象,中国有个词语叫“书呆子”,此书中有个词叫“藤校弱智症”(Ivy Retardation)。小布什虽然也毕业于藤校,但他未曾失去标志性的“常识性聪明”(street smart),能和选民拉近关系。名校生的那种高高在上心态,有时候能让他们当出色的经理人,但妨碍他们当领导。一个经理人对着已有的靶标,可能会射得很准确。而一个领导者需要对着还看不见的靶标瞄准,甚至要把尚不存在的靶标描绘出来。这时候远见和方向感很重要。老布什竞选的时候,他的对手、哈佛法学院毕业生迈克尔·杜卡基斯(Michael Dukakis)曾称,竞选“无关意识形态,只关系到能力。”老布什回答说:“能力让火车准点行驶,但是不知道驶向何方。”

 

指出名校这些问题之后,答案是什么呢?作者推荐美国公立大学系统。说这里有真正的“多元性”,而不是精英私立大学那种人为的“多元性”。作者认为常春藤学校在种族、肤色、性别上的多元化做得不错,但经济上并不多元,学生中有钱的孩子居多。而人在受教育的过程中,为了未来的考虑,必须设法接触不同阶层的同学,包括家里条件很差的同学,这是“走上社会”之前成为一个社会人的必要预备。

 

公立大学的优势在哪里?

 

在学风上,公立大学现在也严格了一些。藤校老师的首要任务是搞科研,不愿意在教学上太花时间,学生也成全他们,尽量不去找他们。错过了考试时间,老师投桃报李,重给机会,让其过关,师生间形成互不得罪的默契(mutual non-aggression)。在这种以肯定为主的文化氛围下,学生成绩逐年膨胀。1950年代,美国公立大学和私立大学的平均成绩积分(GPA)为2.5(满分是4)。2007年,公立大学是3.01,私立大学上升到了3.30,而在一些顶级名校,积分为3.43。

 

而在公立学校老师,老师反而更严格——或许他们不必担心得罪未来校友,也不必担心伤害学生的脆弱自尊。这些学校没有那些“研究性大学”那么看重研究,更看重教学,所以老师对学生个人关注也会更多。在学生日后申请研究生、基金、或者工作的时候,公立大学的学生常有更好的推荐信。藤校老师可能连学生是谁都不知道。藤校财大气粗,但老师数量并不多。课程上,学生缺乏个人化关注。哈佛大学的埃里克·马祖儿(Eric Mazur)发现他的物理课大课上,学生很多概念搞不懂,他又没有办法一个个去辅导,于是他发明了“互助学习法”(peer learning),让学生相互之间自己教自己。因老师关注不够,有的哈佛学生称哈佛是“世界上最好的自学场所。

 

作者推崇公立大学的做法值得赞赏。这几年我每年都参加美国高等教育信息化(Educause)年会,发现公立学校也因经费缩减等原因,革新众多,好多向着好的方向发展。公立大学的网络更庞大,比如纽约大学系统下,有六十多个校园,这种合作和交流的机会非常之多。在2014年10月初于奥兰多举办的年会上,我还听到哈佛大学商学院教授克莱顿·克里斯滕森(Clayton M.Christensen)以开玩笑的方式,请大家“为哈佛祈祷”,因为他和凤凰大学(University of Phoenix)合作之后,对这种网络教学的设计大为赞赏,也对他们传播之广叹为观止。他感叹哈佛的教学模式也未必能赶上这网络时代的需要了。在这个选择众多的时代,藤校未必还是所有人最好的选择,也不是唯一的选择了。

 

藤校可能会让人负债累累

 

抛开精神、学术这些因素,从现实角度考虑,藤校可能会让人负债累累,多年不得翻身,人生的很多事情(如买房、成家)滞后或是严重受影响。中国人常说,只要你念得起,讨饭也要给你读书。问题是这不是一笔小钱,不是人们省吃俭用可以解决的。家长讨饭也好、卖血也好,卖肾也好,都未必能解决问题。大部分情况下,学生得靠联邦贷款读完书。日后这些就成了他们的负担。连奥巴马也是2004年、亦即他当选总统的四年之前,才把学生贷款给还清的。我们很多同事四五十岁了,还在还学生贷款。

 

如果考虑长线投资,日后读医学院法学院,硕士博士,那么决策的时候不妨来点田忌赛马的那种智慧,去运用家里或者自己有限的资源。比如读医学院,学校好坏影响不是很大。即便偶有小差别,也不值得耗尽资源一路死拚。否则,走上生活道路的时候,已是强弩之末。从一个中流学校得到其80%的养分,或许胜过从一流的学校得到10%的养分。很多聪明的家庭,让孩子本科几年上社区大学,然后转入公立大学,或者是还保留着人文教育传统的一些非藤校类私立大学,以比较低廉的学费读完本科,然后再把积蓄用到读研阶段的私立名校里,这样的资源分配最为合理。

 

此书出版之前,质疑藤校价值高估的声音也常有,比如《赫芬顿邮报》上,还曾登出一个高中毕业生列出没被藤校录取是因祸得福,她“很高兴没有被常春藤录取”。她说学费太贵,没人管你本科在哪里念,换了几个工作之后就不会再有人去理你是什么学校毕业,等等。这些说法虽有道理,但藤校外的人说出来,人们总怀疑是“酸葡萄”心理。作者读书工作的地方都是名校,作为阅人无数的“圈内人”,他的说法更有可信度。当然此书观点也比较极端,没有多说名校尤其是藤校给人带来的众多好处,他的观点负面了一些。可能是身处这样的环境之下,看到的多为不足的地方。我们也能通过此书看到,假如一个学生有学习和经济能力上藤校,而又不沾染藤校生的那些习气,那最好不过。藤校生的各种毛病,假如一个人诚心诚意去对待,都是可以战胜的。如果读者中有人上藤校,不妨先看看这本书,以后的四年可能会少走很多弯路。

 

本文系转载,from 澎湃新闻